乔轻雪知道这个真相,几乎要哭了。

    乔沐风赶紧安慰,“轻雪,你先别急,我再回家确认一下,或许资料有误。”

    “公安局存档的资料,怎么会有错误!我当时还奇怪过,对方怎么会这么大手笔!”

    “我当时年纪小,又发生父母双亡的事,整个人都懵了,也没有想过,警察局会有所隐瞒,很多东西都没有亲自去印证……”

    “现在看来,对方只怕花了钱将整件事压了下来!我奶奶还说,明明判给三十万,对方却给八十万,这是有钱人的手笔啊……”

    “什么觉得只剩下我们祖孙两个,觉得可怜,对方根本就是心中有愧!居然还将一半的责任推给我爸爸,说他超重拉货……”

    乔轻雪伤心地哭了起来。

    “我爸爸当时是为了多赚点钱,供我上大学,他说宁可自己和妈妈苦点累点,也不让我半工半读,他就让我好好学习,不要因为任何事耽误学业……”

    乔沐风将乔轻雪搂入怀里,轻轻拍打她的脊背。

    “轻雪,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提起这件事,是我不好。”

    乔轻雪用力吸了吸鼻子,想要将眼泪忍回去,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

    “轻雪,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

    乔轻雪哭了一阵,这才渐渐安静下来。擦干净眼角,低着头将所有的资料收拾好,又放回原位。

    乔沐风离开乔轻雪的家,发现衣服上残留了一根乔轻雪的发丝,长长的浓黑发丝,在阳光下泛着一层乌黑的光泽。

    乔沐风将那一根发丝放入钱夹里,驱车回了家。

    他进入乔爸爸的房间,从木梳上找到一根爸爸的短发丝。

    他再下楼,又遇见乔妈妈。

    “沐风啊,你进进出出的在忙什么?也不说话!你到底去夏家接紫木没有?”

    乔沐风“嗯”了一声,就往外走。

    乔妈妈赶紧追上来,一把拽住乔沐风,“沐风啊,这件事你务必去夏家道歉!你都结婚了,怎么还能留着顾若熙的东西!还有她的照片!你这让紫木见到了,肯定生气!”

    “妈,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沐风啊,紫木毕竟怀着你的孩子,不能一直住在娘家!虽然说,夏家也会照顾好她,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我们乔家的骨血。”

    “嗯,妈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接紫木回来。”

    乔沐风出了门。

    他直奔医院,将两根发丝送去做了亲子鉴定。

    找妹妹这件事,必须万无一失。

    虽然乔轻雪的年纪很附和妹妹,但他不敢肯定,乔轻雪就真的是当年送去福利院的妹妹。

    乔家夫妇对乔轻雪相当好,乔沐风年少的时候,还和顾若熙去过乔轻雪家里玩,他们谁都没有怀疑过,乔轻雪不是乔家夫妇的女儿。

    乔沐风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妹妹竟然从小就在身边,还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

    李梦涵拿着一份合同,眉心深锁。

    “祁氏集团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公司,新建成的楼盘,竟然要请我们公司旗下的明星去代言!”

    用明星代言新楼盘的例子,在业界几乎没有。

    祁少瑾明显是在玩手段。

    “这个项目,我们公司不接!”李梦涵将档案夹摔在办公桌上。

    助理悄悄看了李梦涵一眼,低声说,“李总,酬劳十分可观。”

    “那也不接!”

    李梦涵现在一点都不想再接触有关于祁少瑾的任何事。

    哪怕就是听见祁少瑾的名字,都要反感好一阵。

    “他们公司若再来人,直接轰出去!”李梦涵口气强硬。

    助理为难了一阵,只好应允。

    就在助理要出去的时候,一道高颀的身影,大步走了过来,犹如一阵秋风拂面而来,沁骨的凉。

    助理惊得眸若铜铃,之后赶紧退避一旁让路。

    祁少瑾如入无人之境,直接进入李梦涵的办公室。

    没人胆敢阻拦祁少瑾,他周身的强大气场,实在骇人,就像一只从地狱走来的魔鬼。

    尤其他现在的脸色,十分难看,黑压压一片,连印堂都泛着一股青黑色。

    助理赶紧灰溜溜地逃了出去。

    李梦涵想喊住助理,都没来得及,而那助理还十分识趣地将门给关上了。

    祁少瑾站在办公室里,笔挺的身体,高傲的好像一株挺拔青松。

    李梦涵冷冷瞥了祁少瑾一眼,脸色清冷如霜。

    祁少瑾站在那里不说话,却是一副“你撵我试试”的样子。

    李梦涵不开口说话,祁少瑾也继续以静制动。

    他用他那一双黑沉如墨的眸子,死死凝着李梦涵,最后直看得李梦涵无处遁形,整个人都似赤裸裸呈现在他面前。

    李梦涵渐渐低下了头。

    祁少瑾走过来,双手撑在办公桌上,高傲的身影前倾下来,凉意飕飕的口气,喷洒在李梦涵的面颊上。

    她本能往后躲,他便继续逼近。

    李梦涵终于恼了,椅子向后滑行一段,彻底远离祁少瑾,冷声喝道。

    “你进来做什么!”

    祁少瑾脸色凉沉,还是不说话,正用一双逼问李梦涵的气势,咄咄逼人地瞪着她。

    “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我很忙!”李梦涵依旧口气清冷地喝道。

    祁少瑾一双凉眸渐渐眯起,目光更加犀利,似要将李梦涵整个人射穿。

    李梦涵不禁心头一紧,脸上似滚上一层热浪,整个人都烧热起来。

    难道……

    他知道了什么?

    她有些慌乱,赶紧逃避开祁少瑾那一双眼睛。

    她微低着头,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落在她的面颊上,更显得肌肤雪白透明,隐约能看见隐藏在她肌肤下的血管。

    祁少瑾忽然抬手,吓得李梦涵脖颈一缩,他却只是将她鬓角的碎发别在耳后。

    他的手指肌肤很软,却也很凉。

    触碰在她耳际的边缘,似有一股酥麻,瞬时传遍她的全身,每一根毛孔都跟着颤栗起来。

    祁少瑾的手指,在她耳朵边缘停滞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下他的手。

    李梦涵逃避又排斥的态度,让他很受伤。

    但他也知道,李梦涵的心里,比他更受伤。

    一个骄傲的女人,怎么能接受自己只是个替身的真相。即便他说了很多次,她根本不是替身,他祁少瑾也不屑找替身,但她还是不肯相信他的话。

    “梦涵……”

    祁少瑾一开口,声音又颓弱了下去。

    李梦涵依旧看都不看祁少瑾一眼,坐在椅子上,歪着头一动不动。

    阳光有些热,她的鼻头上慢慢沁出一层细腻的汗珠。

    祁少瑾拿了纸巾递给她,她接过来,擦了擦鼻子。

    祁少瑾靠在办公桌上,姿态慵懒又优雅,再度开口道。

    “梦涵,你还在生气?”

    李梦涵垂着长长的眼睫,在下眼睑处落下一片浓密的暗影。

    祁少瑾再次被冷待遇,心里很不爽,绕过办公桌,双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将李梦涵完全圈住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靠近的距离,他身上的气息更加清晰,周身好似带着一股寒气。

    她浑身一紧,猛地抬头,不经意跌入到他那一双深邃如海的眸子里。

    “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的,也不管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只有一点,你必须记住。”

    祁少瑾口气霸气。

    “什……什么?”李梦涵一开口,心虚的声音都哆嗦了。

    “至于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祁少瑾却不挑明了说,只用他逼视的眼神,凝着李梦涵。

    他希望李梦涵能够主动亲口告诉他。

    李梦涵又将自己的头侧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梦涵!”

    祁少瑾单手握住她的下颚,迫使她转过头来看着自己,他俊脸紧绷,神色肃然,细碎的短发在阳光根根分明,光泽耀目。

    “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李梦涵忽然恼了,一把推开祁少瑾的手,“所以你才跑来找我!还要和我的公司合作项目!”

    李梦涵忽然又觉得心口很疼,脸色也变得不好起来。

    祁少瑾紧紧握住李梦涵的肩膀,“女人,你的态度决定了一切!别总用你自认为很清冷又很维护尊严的方式,对待一个想对你敞开心怀的人!”

    那样只会让他好不容易打开的心扉,再次紧闭。

    祁少瑾对自己都没有信心,所以才会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李梦涵身上。

    但李梦涵现在的做法,一直都在圆圆将他推开,让他不确定,又没有安全感。

    他不想再封闭自己的心,尤其对面前这个女人,难得升起的爱意,他真心不想冷却下去。

    他是一个十分执着且执拗的人,一旦认真起来,就很难放下。

    李梦涵忽然哑口无言了,怔怔地看着祁少瑾半晌,缓缓开口。

    “我不懂你的来意,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我们都没有必要再谈!我希望,既然分手了,就从彼此的生活消失,不要再来互相纠缠。”

    “你认为,我在你的生活里,消失得了吗?”祁少瑾声音沙哑,口气变得异常沉重。

    他一把搂住李梦涵的后脑,让彼此的距离更加贴近,鼻尖几乎触碰在她的鼻尖上。

    “自从分手的那一刻起,我已经让你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李梦涵忍着心痛。

    祁少瑾咆哮起来,“留着我的孩子,却让我从你的生活里消失,你到底什么居心!”

章节目录

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美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美越并收藏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