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抱着关关回头,指着不远处的慕容兰说。

    “关关,那才是你的妈咪,对你最好的妈咪,那个妈咪不要了?”顾若熙轻声问。

    关关撅着嘴,“当然要啊!冰淇淋阿姨是关关的妈咪,妈咪也是关关的妈咪,我两个都想要嘛。”

    “关关好贪心。”顾若熙笑起来。

    “妈咪,回家嘛!”在关关的心里,顾若熙在家里住了那么久,早就是自己的家人了。

    顾若熙正要说什么,关关一着急就咳嗽起来。

    席初云试图将关关从顾若熙的怀里,接过来。

    “关关,不要胡闹,妈咪已经不能回家住了,妈咪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家。”

    关关吵闹起来,咳嗽的更加厉害,“为什么妈咪咳咳咳……不能回家……我不要……我想妈咪……做梦都想妈咪……咳咳咳……妈咪怎么有自己的家了呢……呜呜……”

    顾若熙心疼不已,赶紧抱紧关关,柔声安慰,“好好好,妈咪回家,妈咪陪着关关。爸爸逗关关的!关关不哭了哈。”

    关关擦着眼泪珠子,破涕为笑,“哦耶!妈咪好棒,妈咪太好了。”

    关关抱紧顾若熙的脖颈,吧嗒一声就在顾若熙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顾若熙和席初云,都无奈地笑起来。

    “关关被我宠坏了。”席初云道。

    “没有啊,关关很可爱,我是真的喜欢关关。”

    席初云的目光更加柔软,里面带着一抹叹息的惋惜。

    “我一直都知道,你很喜欢关关,也当关关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疼护。”所以之前,他一直都很重视顾若熙,希望顾若熙可以成为关关的妈妈。

    现在已经尘埃落定,顾若熙终究不能成为他席初云的女人,也不能再是关关的妈妈。

    慕容兰僵硬地站在那里,仿若孤若无依的一个木偶。

    这个男人,在做出那样伤害顾若熙的事后,还能恍若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继续用温柔体贴的态度面对顾若熙。

    慕容兰深度觉得,席初云怎么可以这么虚伪,却又不得不承认,他的温柔是没有任何掩饰的真实。

    她不住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不要多想,可还是忍不住被席初云望着顾若熙的目光,寒凉了心口敏感的位置。

    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再在意席初云了,可为何自己的心,还是这么不争气?

    慕容兰的眼底,渐渐透漏出一抹凄凉的绝望,还有一种痛彻心扉的麻木。

    心口那抹荡漾的,丝丝轻痛,也渐渐被麻木覆盖,再没什么知觉了。

    席初云带着顾若熙还有关关,进入了专家诊室。

    关关一直不放开顾若熙,顾若熙只好全程陪着关关做检查。

    慕容兰一直想插手,但她从来没有照顾过小孩子,手忙脚乱一阵无措,不如顾若熙熟悉又有条不紊。

    渐渐的,慕容兰便只能站在走廊里,尽量不要添乱。

    心中缓缓冒出来一个声音。

    “知道什么叫被遗弃吗?当年,你被遗弃过,现在还是照样被遗弃。你注定一无是处,即便在自己的孩子的面前,你还是一无是处。”

    “你一直就像个依附存在的物种,而现在,也不过是一个替代品,用关关亲生母亲的身份,替代了顾若熙。”

    心中的声音,正在不住嘲笑她。

    慕容兰惊慌地抓住走廊里的椅子,撑住自己的身体,赶紧挥散脑子里的声音。

    什么替代品?

    她不是!

    她赶紧拿出来手机,将之前宋晴洛疯了一样,发来的短信统统删除。

    宋晴洛说她,只是填补顾若熙位置的空缺,只是席初云急着想找一个女人,随便抓来结婚的对象。

    宋晴洛还说她,自不量力,难道不知道席初云一直喜欢的人,只有顾若熙。

    慕容兰一点一点清除手机里全部的内容,唇角渐渐弯起一抹浅笑。

    她的心,早就死了,还有什么好难受的。

    她留下来,选择同意和席初云结婚,只是为了可以留在关关身边。

    她已经不会再对席初云动感情了,那个男人喜欢谁,也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遗弃也好,替代品也罢,只要不动心,便不会再伤心。

    抬头看着一直陪在关关身边,哄着关关安静抽血做检查的顾若熙,心下还是难免低落。

    等到关关的检查,终于做完,慕容兰走了过去,笑着对顾若熙说。

    “若熙,真的谢谢你,关关让你太麻烦了。”

    慕容兰从顾若熙的怀里,接过关关。看着顾若熙的目光,透着一种同情的悲悯。

    慕容兰努力笑,遮掩住这一抹异样。

    “关关,妈咪抱抱。”

    关关乖乖地趴在慕容兰的怀里,笑嘻嘻的,大眼睛里满是幸福。

    “太棒了,我有两个妈咪了。”关关虽然在慕容兰的怀里,还伸手拽住了顾若熙。

    “若熙,给你添麻烦了,你还有事要忙吧。”慕容兰依旧笑着说。

    “小兰,不要这样说,我一直视关关如自己的孩子一样。可馨还在做手术,我先回去了。”

    顾若熙正要走,关关哭了起来。

    “妈咪不走,妈咪不走。”

    席初云很心疼,“关关是太久没见到你了,舍不得放你走。”

    “好好,妈咪不走。”

    顾若熙只好留下来陪着关关。

    慕容兰不知不觉的,又有了那种多余的感觉,她将关关放在椅子上,称去洗手间,逃开了这里。

    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慕容兰用冷水不住洗脸,看着镜子中,自己有些狼狈的样子,她不禁笑了起来。

    “慕容兰,你真是没出息!”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一声,她低头一看,竟然是司海发来的消息。

    “我在十一层的眺台等你。”

    慕容兰向着洗手间外看了一眼,席初云竟然没有派人跟着她。

    匆匆去了十一层,那里的眺台,很隐秘,也不会有人来往。

    慕容兰走了过去,司海已经站在那里了。

    “对不起,你在医院里养伤,我却一直没能来看望你。”慕容兰低着头,站在司海的身后,抱歉道。

    “没事,我明天就能出院了。没想到,出院的前一天,还能见到你。”

    司海笑着回头,清俊的目光里,柔光点点。

    慕容兰有些拘谨,“你……你看到我来医院了?”

    “你之前来医院,我就知道,但你没能找到我,我很失望。我也没能见到你。”苏海笑笑,发现慕容兰的脸色不太好,也跟着伤心起来。

    “小兰,之前他们就是一对,再见面,难免看上去默契一些。”

    慕容兰抬头,虽然笑着,但眸子中,那一抹犹如死水一样的绝望,彻底乱了司海的心弦。

    “小兰,你这样选择,真的是正确的吗?我知道,你们要结婚了,但你觉得,你们在一起会幸福吗?”

    慕容兰不说话,站在围栏前,目光投向远处的天空,天边堆积很多云朵,看来今天会下雨。

    慕容兰沉默半晌,缓缓开口,声音波澜不惊,遮住了心底的全部情绪。

    “你知道,我生过孩子,那个孩子……就是关关。为了关关,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么想着,心里反而释怀,不那么难过了。

    “小兰,你们根本不合适,就好像一枝玫瑰插在了青花瓷的花瓶之中,格格不入!”

    “为了孩子!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不在乎,也不强求,我只想留在我的孩子身边。”

    慕容兰望着司海,不在去看远处的天空,“司海!我今日见你,就是要对你说一声抱歉!”

    “放下吧,重新过你新的生活!将过去的感情,还有承诺,统统放下!你还有你自己的将来,不要浪费在我的身上。”

    “小兰……”

    “还有,我希望我们,今后都不要再见面了!我知道,这样做,对你来说很绝情,但该断掉的感情,就应该断的一干二净!我就要结婚了!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而不是规劝。”

    司海没想到,慕容兰还是这么的执迷不悟。

    他沉痛地闭上双眸,身上穿着的蓝色病号服,在高台上的风中,被卷的不住颤动。

    “好,既然是你的选择,不管如何,我都会祝福你。”司海道。

    慕容兰看着司海眼底的深沉疼痛,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冷硬自己的心,对他说。

    “既然这样,我就走了,之后不要再找我了!欠了你的,就只能欠了你的,对不起了。”

    慕容兰决绝转身。

    司海深深看着她快步逃开的身影,心口疼痛的眼底隐约蒙上一层水雾。

    慕容兰刚走到十一层的电梯,试图回去找关关,没想到电梯的门打开,就看到席初云站在电梯内。

    慕容兰心口蓦地一紧。

    还不待慕容兰先开口,席初云已经先开口了。

    “你怎么在这里?”

    慕容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走入电梯,试图早点离开十一层,免得席初云看到司海。

    可没想到,司海失魂落魄地从高台上下来,也要乘坐电梯。

    就在电梯门阖上的那一刹那,席初云琥珀色的眸子,已经清楚看到了司海,是和慕容兰出来的方向,是一个方向。

    慕容兰吸了一口凉气,不敢去看席初云现在的表情,只觉得电梯内的温度,瞬间变得极低极低,冷得慕容兰仿若置身冰窟。

    “又去幽会了,呵呵……”

    席初云低低地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美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美越并收藏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