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羿辰电话打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他的声音,依旧那么的好听,富有磁性,轻易就让顾若熙的心头软得好像一团棉花。

    “在哪里?今天怎么没回来?”

    “……”顾若熙到嘴边的话,努力半天都没办法发出丁点声音。

    那头也沉默了,等待她开口,迟迟听不见的声音,陆羿辰才接着又道。

    “告诉我地址,我去接你。”

    “不用了!”顾若熙赶紧喊道。

    那头又默了两秒,才声音很平淡,没有任何起伏地说,“有些事想跟你说明一下。”

    “不用跟我说明什么,我们的关系我清楚,我有自知之明。”

    陆羿辰又沉默了,过了几秒,才声音略沉地道,“好,有自知之明就好。”

    顾若熙不想再听到他说下去,直接挂了电话。发现自己要说的正题,还没说出来,便又将电话打了过去。

    “你居然敢挂我电话!”那头传来陆羿辰愠怒的声音,顾若熙吓得心头一紧,但还算鼓足了勇气说下去。

    “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我们……”顾若熙的声音,猛然顿住。

    “说什么?”

    “我们离婚吧。”

    “……”那头彻底沉默了。

    半晌,才隐约传来陆羿辰的声音,“你说什么?”

    “离婚!”顾若熙坚定地重申一遍。

    “离婚?”

    “对。”

    “离婚?”

    “对!离婚!”

    陆羿辰忽然笑起来,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你居然跟我说离婚,小丫头,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

    “什么小丫头!我已经成人了!完全有成熟的思想判断自己所做的决定。”

    陆羿辰直接挂了电话,一把将手机摔在桌上,烦乱地点燃一根烟,盯着手机脸色不悦,“居然跟我说离婚!顾若熙,胆子大了!还说自己成熟?呵!哪里成熟?完全还是冲动的小丫头一个!”

    用力地吸了几口烟,他嗤笑一声,“离婚?呵呵!”

    吸烟过猛,嗓子辣辣的不舒服,心烦地捻灭烟蒂,正好看到桌边有一杯清水,还是昨天顾若熙倒好,放在那里。也没顾及是隔夜的水,抓起杯子就大口喝下去,这才觉得喉口的火气,消了不少。

    赵默推门进来,询问陆羿辰是否去接顾若熙,他心情不爽地低喝一声。

    “不用了!随她去吧!”

    “可是……”赵默欲言又止,转身出去,到了门口还不确定地又问了陆羿辰一声,“boss,爆料的事引发了轰动,现在有很多记者,都在寻找少夫人的下落,想要采访少夫人。”

    陆羿辰心烦地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女人!“她应该在小别墅,陪她母亲。抓紧接她回来。”

    “是。boss。”

    顾若熙不想被妈妈看到有男人开车来接自己,便赶紧上了赵默的车。赵默平时话不多,今天却忽然话多起来。

    “少夫人,boss心情不是很好,有些事还是和boss好好谈谈,免得里面有什么误会。”

    “不要叫我少夫人了。”这个称呼,现在听来,只会让顾若熙觉得自己很讽刺。

    “是,顾小姐。”赵默吃了一鼻子灰,便安静开车,不再多言。

    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却下起了大雨,夜空电闪雷鸣,让喧嚣的城市,忽然显得很安静。

    顾若熙站在陆羿辰的房间内,看着陆羿辰在窗口安静望着窗外的大雨,一道闪电裂空而过,吓得顾若熙赶紧捂住耳朵,闭上眼睛,霹雳响雷滚过天空,紧接着又是一道刺眼的闪电。

    顾若熙吓得,完全不敢睁开眼睛,真想冲过去,将落地窗的窗口用窗帘遮挡起来,才不会觉得那么害怕。

    陆羿辰从玻璃窗上,看到了顾若熙的小动作,那样畏惧的表情,让他顿生怜意,“你害怕打雷?”

    顾若熙不回话,死死捂住的耳朵,也听不清楚陆羿辰说了什么,只能听见雷声滚滚。

    陆羿辰转身,缓步踱了过来,高颀的身影笼罩在顾若熙身上,她诧异抬头,当看到一道刺眼的闪电在陆羿辰身后的窗子照射进来,吓得直接扑到陆羿辰的怀里,紧紧攥住他的衣服。

    “把窗帘拉上好不好?”她颤抖着声音说。

    “……”陆羿辰紧绷了一天的唇角,终于在看到怀里小鸟依人的小女人时,隐约勾起一丝弧度,“做了什么亏心事?这么害怕打雷。”

    “哪有做亏心事!害怕就是害怕!”顾若熙不住摇头,又听见雷声轰隆,吓得更紧地攥住他的衣襟,身子也跟着雷声的炸响,猛地一颤。

    陆羿辰缓缓抓起她的手,让她的手,搂住他迷人的窄腰,“这样还会怕吗?”

    顾若熙胡乱地点头,“怕。”

    陆羿辰便搂住她瘦小的身体,让她紧紧贴在他的胸口上,“这样呢?”

    “好像……好一点了。”她忽然紧张起来,心口乱乱地跳动,本想要推开他,没想到又炸响更响的雷声,赶紧更小地窝在他的怀抱中,“拉上窗帘,拉上窗帘就不怕了。”

    陆羿辰却没有动,只是更用力地抱住她,似叹非叹地小声问了一句,“为何这么害怕雷雨天?”

    记得前几天,也是这样的雷雨天。他打开她的房门,只是想交代她第二天的行程和要穿的礼服,发现她蜷缩在沙发上,好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团成软软的一团。窗帘紧紧地拉着,屋里点着通明的灯火。猜到她是害怕雷声,便坐在沙发上,让她枕着他的膝盖,直到外面的雨停了,她也沉沉睡去,他才离开。

    顾若熙在他怀里的身子,明显一抖,好像想到了可怕的回忆,更紧地抱住他的腰身,不住地摇着头,“拉上窗帘好不好?我真的很害怕。”

    陆羿辰的唇边勾起一抹弧度,低头望着她的目光中多了几许兴味,“拉上窗帘可以,离婚的事还需要谈吗?”

    他居然用这种事威胁她!

    顾若熙愤愤地抬头瞪着他,“我们不是说好了,在我能正常面对生活的时候,协议就可以取消了。我现在就可以正常面对生活了,所以……”

    “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可以正常面对生活的表现?”陆羿辰好笑地睨着她,“你现在可像个树獭似的攀着我。”

    “……”顾若熙想要放开手,可没想到窗外又划过一道极为刺眼的闪电,只能再度紧紧地抱着他。“你难道还要将我从小的毛病,都给治好了,才肯离婚?”

    “不不不,我说过,在你不需要我的时候,我们的协议才会取消。现在看你的样子,好像很需要我。”他笑意深深,完全就是将顾若熙彻底掌控的笃定表情。

    “好狡诈!”

    “无奸不商,你说的。”

    “可是……”顾若熙就不明白了,他坚决要保护她,又明明心里有苏雅,还不肯离婚,给他自己一个自由身,到底为什么?又一道雷声响起,将她心底的小疑问,彻底吓得无影无踪。

    “好了好了,不离就不离吧!”顾若熙将头完全埋在陆羿辰的怀抱中,眼前一片漆黑,又都是陆羿辰身上迷人的香气,心口的踏实才让她暂时忘记了恐惧。

    原来,自己已经开始这么迷恋他身上的气味和温度了,若当有一天,真的放开,不再联系,成为陌生的两个人,当真可以习惯吗?

    顾若熙有些不敢去想,一直抱着他许久许久,外面的雨小了,雷声也消失了,还不愿意放开他。

    “我和苏雅……”陆羿辰话音刚起,顾若熙就浑身一抖。

    “雨停了,我该回自己的房间了。”她转身就跑,可没跑两步,就被陆羿辰一把抓住手腕。

    “你就不怕晚上再下雨?今天夜间,有雷阵雨。”

    他的一句话果然受用,顾若熙当即就僵在那里,连挣扎都没有了。

    “那个……我总要自己适应,没有你保护的日子。”即便很贪恋,依旧要不住地告诉自己,他们终究会分开。因为,他心里,深深爱着苏雅,他并不属于她。

    “我不介意,将我借你一晚。”

    顾若熙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手腕一紧,便跌入他的怀中,直接打横抱起,将她丢在床上,随后他便压了下来。

    “你……干什么!我们的协议里,可没有这一条!”她可是不会陪他睡觉的,还是在他和苏雅车震之后。

    “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同睡一床,法律保护。”他直接落下火热的吻,堵住顾若熙的所有声音,惊怔之后便在他厚重的呼吸下,轻易迷乱了自己的心。

    深深的一吻,就在顾若熙几乎喘不上气时,他才不舍地放开她的唇,大手在她细嫩的肌肤上抚摸揉捏,将掌心滚热的温度沿着她的肌肤,一直传达到她的心口。

    “不要……”顾若熙弱弱地挣扎,声音却带着破碎的颤抖。

    “不要什么?”他笑得暧昧,眸光里都是欲火燃烧的炙热,“告诉我,你想要。你看你的身体,反应很敏感。”

    顾若熙不住摇头,一把抱住他不安分的手,“我们……我们不应该这样……”

    “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是你应该履行的义务。”他加重的口气,隐约带着些许不悦,忽然扯掉顾若熙身上的衣物,直接占有。

    顾若熙痛得惊呼一声,却已没有任何力气将他推开,就听见耳边传来他沙哑低沉的声音。

    “这是你提出离婚的惩罚。”

章节目录

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美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美越并收藏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