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往里走,像是没有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隗林。

    说话的是那个外国人,夏语生硬,但却有一种强烈的自信,隗林能够从他的身上感觉到纵火女妖血脉散发出来欲望光环。

    这是纵火女妖的血脉等级达到了五阶的标致,在他附近的人不知不觉都会受到他的影响,只要要他愿意,只要看人一眼,就能够勾起别人心中深层的欲望。

    有些人对于纵火女妖的这种纵欲的能力并不排斥反而特别的喜欢,面前这个就是这样。

    隗林不知道他知不知自己这个灵馆,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如果他是因为戴月容同样是融合纵火女妖的血脉,就想怎么样的话,那就只能说这个太嚣张跋扈了。

    他抬手,弹指,一点红光划过虚空,在那两人面前闪耀绽放出一片光芒。

    两人的脚步立即停住了,伸手捂着眼睛。

    突然的强光不仅是让他们眼睛在这一瞬间苍白,更让他们的脑海像是被针刺了一样。

    他们猛的惊觉到,这屋里还有人。

    一个坐在那里,背靠着沙发,两腿交叠着,微微的侧着身看着。

    年轻,气慨。

    没错,这两人看到隗林的第一眼就是觉得这个人有着东方夏国人独有的气慨,那种仿佛经历过历史沉淀后的厚重,厚重下又蕴含着的锋芒,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两位来我这小灵馆,是有什么事吗?”隗林问道。

    罗波特心中惊疑,他们跟随使团一起过来的,但是他却并不是官方成员,而是民间组织的成员。

    联众共和国的官方与民间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很多时候,官方给民间组织下达一些他们不方便的出面的任务。

    这一次他的任务就是探查沪城各大灵馆,对各大灵馆的规模及位置进行摸底和标注。

    之前来到这家小小的隗氏灵馆时,他就被灵馆里面的人给吸引到了,那是一个与他一样,融合了纵火女妖血脉的女士,虽然血脉浓渡还较低,但是他很清楚,她如果想要再进一步,那肯定要遵从于血脉中的意志,要不然的话,一辈子都不要想进阶。

    而且,他知道,其实在二阶的时候,融合纵火女妖血脉的人,就会受到血脉的影响,心中会有纵欲的想法滋生。虽然这个看上去冷傲的东方女子,给人一种距离感,但是此时的内心已经有火山在形成。

    只需要一点点的引诱,只需要给她一点借口,她就会自己说服自己。

    所以,在被强硬的拒绝一次后,他又再一次的来到了这里。

    果然,她不敢再面对,转身进了屋子,这是在逃避,她的内心的壁垒已经稀薄,只要自己稍稍用力,就能够刺破。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一次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你是谁?”罗波特用生硬的夏语问道。

    “我是这一家灵馆的馆长,如果你是在骚扰我的员工的话,那我希望你记住了你的国家大使馆的电话。”

    “哦,no、no、no……”那个名叫罗波特的西方人摆着手,快速的说道:“这不是骚扰,这是来自一位绅士的追求,你虽然是她的老板,但是不能够干涉她的自由。”

    隗林没有说话,因为旁边那位东方面孔的男子已经上前一步,说道:“这位馆长,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联众共和国的罗波特先生,隶属于世界人权自由评估协会,是我们国家重要的客人,这位馆长,请你注意言辞,不要造成外交纠纷,也不要为我们国家抹黑。”

    “哦,听上去很厉害,人权自由是由他们评估的?”隗林问道。

    那个东方面孔的年轻整了一下衣衫,说道:“是的,该协会每年都要对世界各国作出评估报告,受到世界人民的关注,是自由的灯塔,希望馆长能够客气一些,不要让人觉得我们夏国人没见识和礼貌。”

    罗波特手插在口袋里,微微的抬头打量着灵馆。

    “你的名字?”隗林问道。

    “李承。”年轻人自信的说道。

    “哪国人?”隗林再问道。

    “暂时还是夏国,明年移民,但是做为夏裔,我从来不敢忘记我身上的血,我需要为夏国人做的一切错事而感到抱歉!”李承激昂的说道,说的脸都有些潮红,像是自己已经将夏国的民族命运给抗在肩上。

    “数典忘祖之辈,实在是更盛于他国的傲慢之辈啊!”隗林感叹了一句,不等对方说话,继续道:“你这个人,实在是配不上你的名,姓嘛,你也不配拥有,叫二狗子吧?不,你的名字不应该有夏国文字,你应该叫什么呢,就叫彼特吧,有部联众共和国电视剧里的狗是这个名字,你叫着也合适。”

    那个名叫李承的年轻人脸涨的通红,心中愤怒,在隗林说完之后,便要破口大骂,然而却见隗林只是将手抬起,然后往下一压他便觉得有一股巨力压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站在旁边的那个罗波特没想到隗林一言不合便动手,他的夏语并不是很好,刚刚隗林与李承对话的语速有点快,他没有听的很明白。

    但是虚空之中突然出现的巨大压力却让他呼吸都刹那之间停了。

    那一股巨大的压力,将他的意识都给禁住了。

    他走的是血脉术士路线,而非血脉战士,所以第一时间便要用意志来突破镇压。

    来自纵火女妖的本能法术,那种能够引动他人欲望的光环在涌动,然而他却觉得压在身上的那股力量就像坚硬的磐石,像是刚铁。

    他身上火焰涌动,来自于血脉白火焰,却根本就无法抵抗隗林的镇压。

    他的身体慢慢的弯下,然后扑通一声的跪倒。

    “坚持好几妙啊,还可以啊。”隗林说着,从桌拿出两张纸,在纸下写下两个方方正正的镇字,来到两人的身边,说道:“这片大地是夏国人的,浸透着夏国人祖辈的鲜血,这片天,是夏国人的,它飞扬着夏国祖先的思想,这个‘镇’字传承数千年,承载着历代夏人对于一切邪魔外道的态度!”

    说着他将两张纸放在两人的头顶,两人只能够听着,根本就无法说话。

    而那两张纸在摆在他们头顶的那一刻,竟是散发着一片灵光,那灵光仿佛与这片这条街道的灯光,与万家灯火相连。

    隗林来到厨房之中,戴月容正在盛饭。

    桌上一盘小白菜,一盘辣萝卜干,然而那饭却糯米闷鸡米饭。

    他也盛了一碗,就坐在戴月容的对面吃起来,说道:“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没有。”戴月容说道。

    隗林没有再问,低头吃饭,直到吃完,说道:“你的血脉药剂要抓紧,世界不太平。”

    说着他站了起来,回到三楼,半睡半醒的看着书。

    第二天,上午,程蔓青来了,送了来三套衣服,一套稍薄,两套厚的冬衣。

    隗林留她吃饭,她却笑着拒绝,说:“还是我请你吃吧,这么多年来,习惯了,要不然的话,我吃不下饭。”

    隗林知道她在学校里的时候,其实是在对自己做人格侧写,但是在隗林看来,自己受到的实惠是真实的,而且他从来没有在程蔓青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恶意。

    当天两人在外面吃饭,然后下午,程蔓青还拉着他在沪城的大街小巷穿行,隗林来沪城这么久,也没有真正的在沪城的这片大地上实实在在的走过,所以也陪着一起走。

    两人之间,大多时候都是程蔓青在说话,说是这些日子以来,学校里面发生的事,还有听到隗林的消息之后,学校同学之间的种种惊讶。

    一直到晚上,两人再在明珠塔下的一个餐厅里吃了饭,然后程蔓青就回了,隗林再回到灵馆之中。

    灵馆二楼三楼漆黑,一楼里的灯光里,戴月容坐在那里看书,在廊檐下,原本跑着的两人已经不见了。在隗林出门的时候,已经通知了老师那边。

    而院子外面围了不少人,他今天都在跟程蔓青逛街去了,没有看新闻,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个小灵馆再一次的出名了。

    现在小院的前面,都有靖夜局和监察司的人守着。

    还有中外的记者守在这里,他们在等隗林的回来。

    沪城官方只是强调说,夏国的靖夜局都是按照法律执法,无论国内外的人,一切平等公正。

    但无论怎么样,此时在网上正炒的沸沸扬扬。

    国内的社交平台自然是一片叫好,而在外网的官方和网民都在谴责叫嚣。

    当隗林回来之后,立即有记者想要采访他,问他到底发生了,为什么那两个会跪在那里。

    隗林没有什么顾忌,直接说道:“我怀疑他们两个是间谍。”

    只这一句话,便让采访者兴奋不己,这是大新闻。

    这不是他信口胡说,而是晚上意识勾边的那一瞬间,知道他们这一天都在寻找着沪城的灵馆,从中记录数据,所以他将自己感知到的东西告诉老师。

    老师那边也表示,官方不会明确的宣布这种怀疑,就由让这个表面上是只是灵馆馆长身份的人来说出来,看看联众共和国那边有什么反应。

    这叫打草惊蛇。

章节目录

我是灵馆馆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蜗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槐馆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槐馆长并收藏我是灵馆馆长最新章节